微博同名!
画画当然是图个开心!
MHA主欧相欧!
齐木楠雄的山鸡(x)齐照/一人之下/恋如雨止
叔控。圈地自萌。
近期很忙,基本不更。等有什么新坑了可能才会活跃吧……总之慎fo哦!
互动感谢!祝各位开心!
 

!咦?!什么时候超过4000的!(゚o゚;;惊了可能这就是热cp欧相()的力量吧……


最近越来越忙了都没太画画(怎会如此!)没法许诺什么,只能再次祝福大家生活愉快hhhhh(宛如客服)

( ´▽`)总之,谢谢大家的鼓舞~(^з^)-☆

赶着七夕把爷爷(x)的画给发出来了!


七夕快乐!😆


又了结一张去年的图orz





僵尸了多年终于3000粉了哈哈哈!截图纪念~
谢谢大家粉随缘更新的我( ´▽` )ノ祝大家都生活如意吃粮开心~!
感谢每个红心蓝手评论的盆友!评论都有看,虽然太忙了不怎么回复,但其实内心超~~~~~~受鼓舞的!再次感谢🙏!!💗

劲啊!!仙女快多多产粮(⁎⁍̴̛ᴗ⁍̴̛⁎)!!

笑菌:

和神仙@Que匡tion 面基中颤颤巍巍摸出来的东西,,,吹爆匡匡送我的签绘呜呜呜!

今日与美少女@笑菌 面基!!以上是一边听她狂轰乱炸地安利一边给她的魔性签绘hhhhh
是也青!沙雕注意!_(:з」∠)_

哇靠后知后觉!!

动画已经播过神野之战了!是时候把当初给sy老师的封面拉出来溜溜了!!(亮出小刀)b( ̄▽ ̄)d✧


在镜头的另一端,注视着你的那个人又是怎样的感受呢……

……



P2是漫画截图。

(可恶我明天要考试了我在这里干什么!)

那什么= =(瑟瑟发抖)

欧相兔猫吧唧/立牌


↑↑↑之前出的欧相兔猫吧唧和小立牌(ntm),,总是占着绿绿老师的地儿感觉要被揍了hhhh(x)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ʃƪ)

店里还有很多绿绿老师的好东西!简直欧相盛宴hhh!来看看呀(。◝ᴗ◜。)!


(好了我不适合打广告,疯狂擦汗)总之谢谢大家喜欢欧相hhhh!

查看全文

………………翻到了去年的图= =

估计也不会继续画也不会拿去干啥用了= =。马马虎虎放出来算了,耶。((

到现在都因为不敢面对动画里欧鲁和AFO的决斗没看动画= =我大欧相现在如何了……?(瑟瑟发抖)

【欧相】缄默之花

看来还是分期(笑)

椒盐咸鱼:

给匡匡 @Que匡tion 还债现场






他不清楚这算不算幸运,走过窗边时他被窗外那一簇金色吸引了视线,这才意识到日子原来可以过的这么快。打开窗户望向那株耀眼的向日葵,金色的花瓣们凑得紧紧的,仿佛这样就不会落下任何一个,就可以保护住中心脆弱的种子。正是午后,抬手遮住迎面撒下来的阳光,啧舌的同时他又盯着那花出神。那是这种植物的本能,会随着太阳的运动而转动自己的花面。


是凑巧的吧?还是他真的太幸运了?


 


那背影,那金色,那生命力,是不是太像那位故人了呢?


 


‘第一英雄疑似患怪病退役’‘再见我们的英雄!欧鲁迈特退役!’


持续三天,各大报纸的头条几乎被类似的报道霸占,知道这件事的人们大都抱着不同的心态。惋惜,悲伤或是喜悦,但在那之后所隐藏的大都是疑惑。到底是怎么样的病可以厉害到打倒他们的精神支柱,打倒这个在他们心中如此强悍的男人。


 


“给你们添麻烦了,不过我真的已经没有精力应付媒体们。还有,接下来还要麻烦您了恢复女郎。”坐在椅子上的八木俊典戴着口罩,干瘦的男人眉宇间透着一丝疲倦,看上去像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长出一口气摊在椅子上,他像是憋得难受,顺手拉下口罩的换气,一切都是那么平常,当然这要无视那片飘出来的黄色花瓣。


“哎?花瓣?”不明原因的午夜看着缓缓落在地面上的那一片黄,倚在门口的她疑惑的看向坐在医务室里的两个人。恢复女郎满是皱纹的脸上透出一股不安,八木则像是见怪不怪一样,淡然地把口罩又拉了上去,没有回答。三个人都沉默了,这种状态让人十分不舒服。似乎是猜到自己继续留在这里这尴尬的气氛还会持续,午夜转身抱臂说道:“你们聊,留麦克一个人估计也不能好好应对那群麻烦。”


 


小小的医务室里只留下了医生和患者,这安静似乎让时间都变得粘稠了不少。坐在转椅上的小女人长叹一口气,看向对面算得上是常客的人。“那么,你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欧鲁迈特。”


风把白色的纱帘吹出好看的弧度,它不经意间卷走了地上那片孤零零的黄,带着它飞向远方。


 


这种病并没有被记录在学术资料中,因为它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捏造出来的传说。因暗恋意中人导致郁结成疾,会在说话的时候吐出花瓣来,所暗恋的人如果不能明了对方的心意,患者则会吐出大量花朵快速死亡,医治的方法是与暗恋的人心意相通,接吻后同时吐出花来,否则别无他法。多么荒谬的疾病,又是多么浪漫的一种心病。死在花海里或是鼓足勇气表明心意,只要迈出那一步你就有可以活。但这沉重的一步,又有多少人能够迈出来?


八木俊典这一辈子自认为没什么可害怕的,但唯独在感情上,他没有任何底气能反驳那些说他是胆小鬼的人。在他从恢复女郎口中听说这种怪病之后,他甚至感觉这八成是老天都要来嘲笑自己一番,明知道那种情感是自己怎么也无法表达出来的,却还要用生命来威胁他。


“还有多久的时间?”低下头在地上寻找着那瓣从身体里逃出来的笑柄,无果后他哑着嗓子问道。


“这病……这病是受双方心理感情的变化影响的,总体来说你的命就拿捏在你自己手里。”看着眼前的八木,恢复女郎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了解自身的个性,也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救所有的人。但偏偏是这个孩子,她实在是放不下心。从他成为医务室的常客开始,在不经意间这个不在意自己身体的孩子已经被她看成了自己的孩子,即使他再怎么不听话,不爱惜自己,在气愤的同时却又为他的所做而骄傲着。“俊典啊,有些话我也知道说出来对你可能没什么用,但就这一次你听听我的吧。别错过了重要的人,又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了。”


 


 


夏天的尾巴还没有完全地离开这个城市,太阳依旧可以把皮肤晒得通红。暑假前的结业式为这个学期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英雄科优秀的前辈们纷纷去了心仪的工作室,普通科的应届生们也都顺利的拿到了毕业证书,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举着手机合影。在毕业典礼上发完言的八木俊典捂着嘴迅速撤离了这人群聚集的地方,谁能猜到那不到十分钟的讲话他是有多担惊受怕,生怕自己说着说着喷出几片花瓣来,想想那场景八木都觉得十分诡异,他现在可没有什么上头条的兴趣。


如果这一切发生在过去,八木俊典便会认为这都是凑巧,但放在现在,他真的想转身后退一步换条路继续前行。


该死的!


 


这满是人和媒体的日子,相泽消太决定翘掉这次的典礼。说是翘掉也只是不在镜头前露面,实际上在幕后倒是忙的团团转。好不容易把事情都办妥,想要回到办公室窝在睡袋里小憩片刻却在这不长的路上遭到了打劫。试问谁敢在雄英学院里这么蛮横,还偏偏是在这个时候?自然是早就定居在学院角落里的猫们。大了肚子许久的花猫似乎是下了小猫,体型一下子干瘪了不少。它讨好似得蹭着相泽的裤脚,十分温顺。相泽蹲下来挠了挠母猫的下巴


“这可麻烦了,现在可没有东西喂给你啊。”


母猫似乎没有任何要走的意思,依旧对着相泽喵喵叫着,相泽也只好叹口气蹲下身来陪它玩。在‘到底能不能喂猫吃果冻’的心理斗争持续许久后,母猫猛地起身窜到他一侧,十分警惕的看着拐角露出来的黄色条纹布料。相泽消太定睛看了看,确定来者后起身走过去。一点都不意外的看到了捂着嘴表情微妙的八木俊典,“欧鲁迈特先生已经讲完话了?”


“啊哈哈哈。是啊,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相泽君。”打量了遍相泽,感觉对方似乎对自己现在的表现没有什么反感,倒是那只跟着相泽的猫,看上去对自己十分不友好的保持着随时准备扑过来挠他一下的姿势。“它看上去似乎很讨厌我?”八木低头看着那只猫,他能感受到嗓子里有什么东西正堵着,像是随时就要跑出来看看这个多彩的世界。


“可能是感觉您的举动有点像最近很猛的跟踪狂,所以很警惕。”相泽倒也不拐弯抹角的,十分直白的说出了自己在看到欧鲁迈特时第一秒的想法。


“相泽君说话真的是不留余地啊,这孩子也是想保护你。”那欲望更加强烈了,八木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恩,能不能拜托您一件事?”蹲下身子安抚那只绷紧着神经的猫,相泽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请说!”这似乎是出于习惯,又或者是因为一些说不清的感情,无比想要离开这里的八木俊典回答道。


 


 


从便利店拎着袋子出来的八木攥紧了手心,来的路上实在是忍不住那股恶心,黄色的花瓣像是急着迎接许久未见的阳光,急不可耐地从他口中倾泻而出,这次数量也增加了不少,甚至像是要吐出完整的花儿来。他又想起恢复女郎和他说的话,决定还是最近少和相泽见面的好,这要是之后严重到自己都控制不住,想到自己说话就往外喷花瓣的场景着实有些吓人。


回去的路上他才注意到街边新开了一家花店,或许是来时只注意手中的花儿们便没有注意到这新事物的出现。他又想起自己到现在都还弄没清楚那些吐出来的到底是什么品种的花朵,一时间觉得也就自己可以这样心大的活着了。


被主人训练好的八哥站在门口的鸟笼里,通体金黄无杂毛的它用着鸟儿特有的嗓子对八木说上一句“欢迎光临。”这出乎意料的一语吓了八木一跳,左看看右看看,怎么都觉得这只八哥有点像自己的某位同事,特别它头上立得精神的那羽毛,多看看还真有那个人几分韵味。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的么?”


 


温润的女声传进八木的耳朵,八木这才发觉自己的举动太过诡异了。迎上女店主颇为尴尬的眼睛,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出口才好。


这家花店其实不大,屋子虽说还没被花挤满却早已经被准备放花的瓶子占满了。女店主的围裙上被水洇湿出几点水渍,看来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迎接客人的到来吧。四下打量一遍他被放在门后的那瓶金色的花儿吸引,此时正是正午,小店的采光非常好,小小的屋子里除了花香便挤满了阳光,而那瓶花似乎也接着全都沐浴在阳光里的优势十分精神的开着。


“这个是今早刚剪下来的向日葵,长势很好也不用太精细的打理。”女店主细心的解释道。“如果您喜欢的话买回去也不错哦,不过要是送人的话就还是不要的好。”


 


 


当他抱着那捧向日葵回到学校的时候,相泽似乎已经找到了这个学校新添的‘成员’的居所。小猫的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只能靠鼻子分辨母亲的气息,但有一直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爬到蹲下的相泽的身边,用那还没有长好的爪子拍着相泽的手掌。当事人似乎也很意外,母猫虽然平时亲近相泽却还是顾忌孩子的安全,试探几下便又把那只认错妈的小猫叼回了正确的队伍里。


母猫突然警惕起来的样子也告诉了相泽,被自己麻烦的人回来了。


“给,顺便买了些牛奶,看来是派上用场了。”递过来的塑料袋里沉甸甸的,八成都是牛奶的重量。


“麻烦您了,本来我去才是最好的。”他看着那捧向日葵便知道自己给对方添了不少麻烦。接过袋子翻了几下,除了拜托买来的火腿肠和猫罐头,相泽还看到一个被包好的小袋子,不大的纸袋子上写着‘向日葵’几个字。


“这个啊其实是照顾了一个新店的生意而已,我这个人拿花也没什么用不如送给相泽君吧!”说着,八木便把那捧向日葵塞到一脸疑惑的相泽手中。“那袋子是种子,老板说是第一名顾客的赠品,也麻烦相泽君提我照顾一下了!还有些事我先走了!”


 


他离开的太快,几乎不给相泽消太拒绝的机会。站在原地的相泽愣了片刻,这才被猫的叫声拉回现实,他低头盯着向日葵出神,再一次确信了自己和这个人合不来的观点。






——TBC.

查看全文
© Que匡tion | Powered by LOFTER